狄安娜是希腊古神话中的月亮和狩猎女神。布歇以其娴熟的艺术技巧和善于描绘脂粉气很浓的审美趣味,使这幅画成为他最优秀的代表作,从而赢得了宫廷贵族的欢心。画上描绘着狄安娜刚刚狩猎归来,洗浴完毕做在山坡上,草地上放着箭壶和狩来的猎物,猎狗在饮水(左下),俯在地上的侍女和她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翘起的右腿和足尖。似在查询什么,女性的肉体被明丽的色彩和精致的笔触作了细腻的描绘。从而把神话中的女神纳入了世俗的审美享受中。大百科全书派的思想家狄德罗指责布歇这类作品是对贵族低劣趣味的迎合,最多不过是“艳丽无比的木偶”。

布歇的艺术风格也可以从这幅作品中看出一些端倪。画中的维纳斯娇柔妩媚,虽然是裸体,却不难看出布歇是把她按照宫廷贵妇的形象去描绘的。维纳斯躺在海边的岩石上,海神和海中的仙女们相互嬉戏,小天使则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享受和肉欲的感觉。

这幅画表现的是一个希腊神话。朱庇特,就是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卡利斯托即山林之神,生得沉鱼落雁,美貌无比。朱庇特爱上了她。为了亲近她,抚摸她,朱庇特变成了女神狄安娜。画面上的两个女神,右边的这个就是狄安娜,她的头上有月形饰物,脚下有弓箭和猎物,表明了她的身份。但是,这个女神狄安娜,实际上是一个男神。左边那个女神是卡利斯托,袒露左胸,那白净的皮肤,那迷人的乳房,那纤细的手足,充分地表现了她的娇媚与肉感,令人神往。于是,那个男扮女装的狄安娜,便尽情地在卡利托斯身上抚摸亲呢。这里所表现的,不是希腊神话,而实际是贵族的肉欲,甚至是猥亵。或者更直接地说,是路易十五的奢糜堕落生活的线、梳妆的维纳斯

这幅画名为《梳妆的维纳斯》布歇就这个画题作过多幅变体画,这幅梳妆的维纳斯最具典型性。画中维纳斯被置于丝绸锦缎和珠宝首饰之中,简直就是从天上下凡的仙女,她矫揉造作,怀抱鸽子搔耳转首,小爱神围着她装饰打扮,甚是欢乐,体现出爱与美的象征。有位评论家指出:“他画的裸体女人不过是刚从缎子枕衾爬起来的娇滴滴的贵族女性的化身”。法国作家龚古尔挖苦这位教授院长说:“他是用猥亵的暗示与刺激来减轻路易十五的伤感。

这幅画又称《躺在沙发上的奥达丽斯克》,是画家布歇在18世纪下半叶洛可可形式最高峰時期的作品。裸露的年轻女性有着粉红色泽的肉体,以一种具有挑逗性的姿势俯趴在丝绒沙发上,这幅作品被视为情色艺术的典范,而画中女主角本人在作为 布歇的模特儿两年之后(1751-1752),因画作送给当时的法王路易十五而于1753年成为路易十五的情妇。

取名为《日落》的这件作品,以其喻意表现画题,而这一切则是由裸体去体现。布歇在这里,以惯用的甜腻手法,刻划了如瓷器细腻的女裸肌肤与躯体,以迎合当时贵族的享乐心理时尚。就技巧而言,《日落》的手法与技巧是非常娴熟的,但是,内容空泛,精神苍白;以展示女裸体的美感为题旨的《日落》,却走向了偏颇–充满血欲的刺激与诱惑,这是罗可可画风最常见的现象。

布歇除画了大量的神话题材和裸体女性画以外,还画了不少宫廷人物肖像,代表作品有《蓬巴杜夫人》。这是布歇为蓬巴杜夫人所作的肖像画中堪称最佳的一幅。蓬巴杜夫人,出身于巴黎金融投机商家庭。她最初嫁给埃蒂奥尔,后来进入宫廷,很快博得了路易十五的青睐,成为他的第二情妇。1744年,路易十五的第一情妇突然死去,她便与丈夫正式离婚,进而成为路易十五的私人秘书。路易十五封她为蓬巴杜侯爵夫人。经过与路易十五的五年姘居,她成了路易十五的“总管”,并左右了宫廷的艺术趣味。布歇进入宫廷后,被指定为蓬巴杜夫人的艺术教师。他们都热爱洛可可艺术风格,共同推动了洛可可艺术在法国飞速发展。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蓬巴杜夫人的作用是复杂的。这位夫人,不仅美艳,而且富有才华,她手上的诗集,表明她的学识。蓬巴杜夫人成为左右政局的特权人物,绝非仅仅以色事人,确有过人的才智。据说在她死后,拍卖的藏书竟有3500多册,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占有相当数量,可见其知识的渊博。法国著名哲学家伏尔泰对她的评价是:“灵魂正直,心地公平,如此名姬,实为旷世罕见。”布歇把这位显赫的夫人画得珠光宝气,雍容华贵,又傲慢无比,目空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