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首席画家弗朗索瓦布歇的经典作品赏析

狄安娜是希腊古神话中的月亮和狩猎女神。布歇以其娴熟的艺术技巧和善于描绘脂粉气很浓的审美趣味,使这幅画成为他最优秀的代表作,从而赢得了宫廷贵族的欢心。画上描绘着狄安娜刚刚狩猎归来,洗浴完毕做在山坡上,草地上放着箭壶和狩来的猎物,猎狗在饮水(左下),俯在地上的侍女和她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翘起的右腿和足尖。似在查询什么,女性的肉体被明丽的色彩和精致的笔触作了细腻的描绘。从而把神话中的女神纳入了世俗的审美享受中。大百科全书派的思想家狄德罗指责布歇这类作品是对贵族低劣趣味的迎合,最多不过是“艳丽无比的木偶”。

布歇的艺术风格也可以从这幅作品中看出一些端倪。画中的维纳斯娇柔妩媚,虽然是裸体,却不难看出布歇是把她按照宫廷贵妇的形象去描绘的。维纳斯躺在海边的岩石上,海神和海中的仙女们相互嬉戏,小天使则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享受和肉欲的感觉。

这幅画表现的是一个希腊神话。朱庇特,就是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卡利斯托即山林之神,生得沉鱼落雁,美貌无比。朱庇特爱上了她。为了亲近她,抚摸她,朱庇特变成了女神狄安娜。画面上的两个女神,右边的这个就是狄安娜,她的头上有月形饰物,脚下有弓箭和猎物,表明了她的身份。但是,这个女神狄安娜,实际上是一个男神。左边那个女神是卡利斯托,袒露左胸,那白净的皮肤,那迷人的乳房,那纤细的手足,充分地表现了她的娇媚与肉感,令人神往。于是,那个男扮女装的狄安娜,便尽情地在卡利托斯身上抚摸亲呢。这里所表现的,不是希腊神话,而实际是贵族的肉欲,甚至是猥亵。或者更直接地说,是路易十五的奢糜堕落生活的线、梳妆的维纳斯

这幅画名为《梳妆的维纳斯》布歇就这个画题作过多幅变体画,这幅梳妆的维纳斯最具典型性。画中维纳斯被置于丝绸锦缎和珠宝首饰之中,简直就是从天上下凡的仙女,她矫揉造作,怀抱鸽子搔耳转首,小爱神围着她装饰打扮,甚是欢乐,体现出爱与美的象征。有位评论家指出:“他画的裸体女人不过是刚从缎子枕衾爬起来的娇滴滴的贵族女性的化身”。法国作家龚古尔挖苦这位教授院长说:“他是用猥亵的暗示与刺激来减轻路易十五的伤感。

这幅画又称《躺在沙发上的奥达丽斯克》,是画家布歇在18世纪下半叶洛可可形式最高峰時期的作品。裸露的年轻女性有着粉红色泽的肉体,以一种具有挑逗性的姿势俯趴在丝绒沙发上,这幅作品被视为情色艺术的典范,而画中女主角本人在作为 布歇的模特儿两年之后(1751-1752),因画作送给当时的法王路易十五而于1753年成为路易十五的情妇。

取名为《日落》的这件作品,以其喻意表现画题,而这一切则是由裸体去体现。布歇在这里,以惯用的甜腻手法,刻划了如瓷器细腻的女裸肌肤与躯体,以迎合当时贵族的享乐心理时尚。就技巧而言,《日落》的手法与技巧是非常娴熟的,但是,内容空泛,精神苍白;以展示女裸体的美感为题旨的《日落》,却走向了偏颇–充满血欲的刺激与诱惑,这是罗可可画风最常见的现象。

布歇除画了大量的神话题材和裸体女性画以外,还画了不少宫廷人物肖像,代表作品有《蓬巴杜夫人》。这是布歇为蓬巴杜夫人所作的肖像画中堪称最佳的一幅。蓬巴杜夫人,出身于巴黎金融投机商家庭。她最初嫁给埃蒂奥尔,后来进入宫廷,很快博得了路易十五的青睐,成为他的第二情妇。1744年,路易十五的第一情妇突然死去,她便与丈夫正式离婚,进而成为路易十五的私人秘书。路易十五封她为蓬巴杜侯爵夫人。经过与路易十五的五年姘居,她成了路易十五的“总管”,并左右了宫廷的艺术趣味。布歇进入宫廷后,被指定为蓬巴杜夫人的艺术教师。他们都热爱洛可可艺术风格,共同推动了洛可可艺术在法国飞速发展。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蓬巴杜夫人的作用是复杂的。这位夫人,不仅美艳,而且富有才华,她手上的诗集,表明她的学识。蓬巴杜夫人成为左右政局的特权人物,绝非仅仅以色事人,确有过人的才智。据说在她死后,拍卖的藏书竟有3500多册,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占有相当数量,可见其知识的渊博。法国著名哲学家伏尔泰对她的评价是:“灵魂正直,心地公平,如此名姬,实为旷世罕见。”布歇把这位显赫的夫人画得珠光宝气,雍容华贵,又傲慢无比,目空一切。

克里斯·布歇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克里斯·布歇(Chris Boucher),1993年1月11日出生于(Castries,Saint Lucia),圣卢西亚职业篮球运动员,司职大前锋,效力于NBA多伦多猛龙队。

2017年NBA选秀,克里斯·布歇遗憾落选。2017年7月13日,克里斯·布歇与勇士队签下一份双向合同。2017-18赛季,克里斯·布歇随勇士队夺得NBA总冠军,赛季结束后被裁掉;2018年7月21日,多伦多猛龙队官方宣布签下克里斯·布歇。2018-19赛季,克里斯·布歇随猛龙队夺得NBA总冠军并荣膺NBA发展联盟MVP以及最佳防守球员。

高中时,克里斯·布歇曾辍学去餐馆打工。但因为出众的身体天赋和一些运气,他开始了篮球之路。他此前从未系统地参与篮球比赛,但在北美大学联盟的比赛中,他拿下了44分。这个经历使他得以加入了一个预备学校,并最终加入了俄勒冈大学。

2016-17赛季,克里斯·布歇场均出场23.5分钟,得到11.8分、6.1篮板、和2.5盖帽,被选为太平洋十二校联盟最佳阵容和联盟的最佳防守阵容。

克里斯·布歇是太平洋十二校联盟历史上唯一的一位能够单赛季送出100次封盖并命中35记三分球的大三球员,他的110次封盖是校史纪录,生涯总盖帽数是189次位列校史第二,运动战命中率为53.2%是校史第四。

2018年3月14日,在勇士队117-106战胜洛杉矶湖人队的比赛中,克里斯·布歇代表勇士队出场1分19秒,得到1篮板,完成个人NBA职业生涯首秀

2017-18赛季,克里斯·布歇代表勇士队出场1次,出场1分19秒,得到1篮板,随勇士队夺得NBA总冠军。

2018年12月29日,在猛龙队87-116负于奥兰多魔术队的比赛中,克里斯·布歇代表猛龙队出场9分钟,得到9分和2盖帽,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得分新高。

2019年4月2日,NBA发展联盟官方宣布,克里斯·布歇当选为2018-19赛季发展联盟MVP(最有价值球员)以及DPOY(最佳防守球员)。该赛季在发展联盟,布歇场均出场34.2分钟,得到27.2分、11.4篮板和4.1盖帽。

2019年4月10日,在猛龙队120-10战胜明尼苏达森林狼的比赛中,克里斯·布歇代表猛龙队上场25分钟,得到15分、13篮板、2助攻和3盖帽,得分、篮板和盖帽均创个人职业生涯单场新高,同时这也是他职业生涯首次砍下两双数据。

2018-19赛季常规赛,克里斯·布歇代表猛龙队出场28次,场均出场5.9分钟,得到3.3分和2.0篮板。

2020年3月4日,猛龙今天在客场以123-114逆转击败太阳。此役,猛龙前锋克里斯·布歇发挥亮眼,替补出战29分钟,12中5,三分5中2,砍下19分15篮板2抢断1盖帽的两双数据。15篮板也创造了布歇个人生涯单场篮板纪录,此前纪录是12篮板。

克里斯·布歇有着接近7尺4的臂展,是很棒的投篮封盖手,有着出色的运动能力,是优秀的进攻篮板手,有外线威胁;缺点是膝盖伤病存疑,需要加强力量和肌肉,需要改善罚球,年龄偏大。(

弗朗索瓦·布歇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是一位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极致的画家。曾任法国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出版过《千姿百态》画册。

生于巴黎,父亲是图案画家。从少年时代受父亲的教育,是个极其早熟的人,二十岁时就获得美术院展览会的一等奖

以后,在意大利留学四年多,技术越发提高;回到巴黎后,声誉大振,以至受到贵妇人们的沙龙的接待。顺便说一下,路易王朝的贵妇人的沙龙是有名的学者、政治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聚会的场所,受到那里的接待是无上光荣的事。布歇由于这种关系就开始结识了各方面的人士。他既画歌剧院的布景,也画壁挂织物图样。

因此,不久他的才能被路易十五世的情人蓬帕杜夫人所赏识,画了几幅她的肖像画。蓬帕杜夫人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布歇又为这个奢侈享乐的美女设计女服和装饰品,布歇设计的图案成为当时出入宫廷的贵妇人们所效法的榜样。

由此可知,布歇富有装饰的手腕和才能,他的绘画也都具有装饰的要素,试看《爱之目》、《牧歌》就可明白;但是,他的作品,全都是冷淡的银色的调子,虽然高尚优雅,却不使人有亲切感,例如《月亮女神的水浴》中的月神狄安娜以及她的侍女的裸体,虽然圆润光滑,却令人以缺乏温暖的感觉为憾。也许当时的贵族式的骄矜的人们就喜欢这样。

1733年 同玛丽-让·比乌佐结婚。他们的孩子是让-伊丽莎白-维克托瓦尔(约1735年出生),于斯特-纳坦(约1736年出生)、玛丽-埃米尔(约1740年出生)。

1748年 与蓬巴杜夫人开始了密切交往,蓬巴杜夫人成为他最有力的资助者。

1770年 5月30日,在卢浮宫自己的房间里去世。被安葬在圣日尔曼洛克塞洛瓦圣堂。

《中国皇帝上朝》、《中国捕鱼风光》、《中国花园》和《中国集市》这四件油画是当时法国洛可可绘画的代表人物布歇绘制的。画面上出现了大量写实的中国物品,比如中国的青花瓷、花篮、团扇、中国伞等等,画中的人物装束很像是清朝之前的汉式装束,与当时的清朝满式装束离得比较远,中国特色很是凸显。贵族们争相收购这些画,买不到的,便把那些以这四幅画为蓝本、用毛和丝编织的挂毯抢购一空。

布歇并没有来过中国,画中的形象有的是合乎事实的,有的则纯粹出自他的臆想,令人不解的是,画家既然没有来过中国,又要画中国,必然要有所凭据,画中的形象具体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说这可能和当时东印度公司频繁的商务活动有关、该公司把丰富的商品从东方带到了欧洲,布歇在巴黎可以轻易买到中国的物品。然而要想组合成一幅符合东方情调的画面,光有一些中国的物品是不够的,还需要符合真实情况的画面构思,而这又是不能凭空想象的。

已知的、到过中国的传教士们关于中国的图画都是在布歇画完中国组画之后才为人所知的。看来,布歇对于中国形象的知识不是传教士那里得来的,这个谜团并不容易通过实证的方法加以解决。但若把布歇的中国组画放到整个18世纪欧洲社会痴迷于“中国风”的大背景中来考察,布歇的作品也就不足为怪了。

洛可可艺术的宠儿弗朗索瓦·布歇,出生在巴黎,17岁时师从画家勒穆瓦纳。十分崇拜华托,他曾经把华托的素描刻成版画,出版过《千姿百态》画册。

布歇向往艺术圣地意大利,自费前往考察学习,但是他却目空一切,瞧不起文艺复兴大师们的艺术成就,他狂称:“米开朗基罗奇形怪状,拉斐尔死死板板,卡拉瓦乔漆黑一团。”他只对17世纪牧歌情调的艺术感兴趣。当他走进王宫时发现贵族男女并不喜欢上帝而更宠爱希腊神话中的爱情故事。于是布歇竭力去迎合他们,不厌其烦地用画笔去描绘战神马尔斯与爱神维纳斯调情,赫拉克勒斯与翁法勒的拥抱,以及女神出浴、美人化妆之类的题材。这类谈情说爱的情节及白皙粉嫩的女子裸体被描绘得精致入微,形象似人似神,人体和谐匀称,令王公贵族倾倒。他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美术院院士的头衔、晋升为教授。

在他62岁时,他的声望日隆直至巅峰,当上了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布歇在西方美术史上是位有争议的画家,他同时代的启蒙思想家、文艺批评家狄德罗曾极其尖锐地抨击布歇的艺术,他说:“对这个人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的作品中趣味、色彩、构图、人物性格、表现力和线描的堕落紧紧伴随着他人品的堕落。你要这位艺术家在画布上表现什么呢?表现他的想象?可是一个成天与最低等的妓女厮混的人又能想象出什么东西来呢? 他笔下的牧羊女的韵致是法瓦尔太太在《萝丝与科拉》中的韵致;他的女神的韵致是从黛桑(均是法国名妓、舞女)那里借来的。”

狄德罗的批评十分尖刻,因为他是站在新兴资产阶级启蒙思想的高度,将布歇看成是腐朽的路易十五王朝的宠儿,并且认为他的艺术对社会产生了消极的影响。狄德罗说得很清楚:“布歇所表现的优美雅致、风流倜傥、诱人的媚态和高雅的趣味,它的才华,它的丰姿,照人的光彩,浓妆艳抹的肉体,还有荒淫放荡的行为俘虏了那些纨绔子弟、风流女人、青少年、上层社会人士以及那伙对真正高雅的趣味、真实感、正确的思想和艺术的严肃性一窍不通的人。”狄德罗的过激评论是基于对当时封建贵族的腐朽生活和艺术的深恶痛绝,但我们应公正地评价布歇的艺术。

俄国普列汉诺夫说:“优雅的性感就是他的缪斯,它渗透了布歇的一切作品。”法国绘画史对他的评价是:“人们对布歇的作品不屑一顾,这可能是因为在他之前有华托,在他之后有弗拉戈纳尔,并且显然他没有前者的深刻,又没有后者的才智和强烈的欢乐气息。可是,他是这条链子上承上启下的、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作为色彩家和表现光的画家,位于最伟大的大师之列”。